井中月

请不要在我这里管傅红雪叫小雪,谢谢配合。

傅红雪啊,床下高冷又难搞,床上软甜易推倒【不是

【叶傅】玩♂闹(续)

把小傅放那儿不管了毕竟不太好,随手写一点后续。

随手写的,恶趣味,慎入。

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B0HVrcgeJ5YxSEoA/ 

第五发

简单写了下第四个脑洞里的,叶开不能再让傅红雪一个人在明面上承担火力,但现在小傅刚受到分化的打击,暂时还不能告诉他身世真相的时候。




傅红雪又要开始走了。

左脚迈出一步,右脚再慢慢跟上去,一旦开始走,就绝不回头。

叶开却做出了前所未有的举动,忽然伸手拦住了他。

傅红雪顿了顿,冷冷道:“让开。”

叶开身形未动,“也许现在你不应该再一个人去……”

傅红雪打断了他的话,“为什么?因为我是一个坤泽?”

他的声音依然很冷淡,在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却显而易见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。叶开不能说是,却也不能否认,他沉默不语,算是默认了。

傅红雪冷笑一声,“那又怎样?”

我的刀仍然很快,我仍然可以完成要做的事,不需要任何人同情。

叶开柔声道:“那是自然……我当然对你有信心。”

他脸上仍然挂着从容的微笑,却不可避免有了丝忧虑:“只是你还不知道人可以有多坏,也许他们会找出别的法子来对付你,也许那些法子会很不干净……”

傅红雪淡淡道:“我不怕。”

叶开直视着他,“可我怕。”

怕那些人的手段太龌龊,怕万一哪天我护不住你,怕你真的会出事。

傅红雪怔住了。良久,他才开口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叶开沉默许久,“现在我还不能说,以后我会告诉你的。你可以带上我一起……”

傅红雪本不该相信这种似是而非的话,可叶开的神情太真诚,他竟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



丁灵琳:叶开头号苏粉兼女友粉

其实我觉得边城浪子里丁灵琳对叶开与其说是喜欢,不如说是迷恋。

她看叶开的态度跟我看楚留香简直一毛一样,发自内心觉得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,谁也比不上他,而且觉得他强大的无与伦比,看他的眼神里都有崇拜,甚至觉得为他而死都是幸福的。

这不就是迷恋?不过她的迷恋有占有欲。

不过幸好她迷恋的是叶开,叶开毕竟还是可以被死缠烂打感动,进而爱上的,因为叶开本质在情感上很被动。楚留香就没辙,死缠烂打也没用,因为他是真正的成熟而主动,什么都懂,就是不愿安定。


第四发

接着刚才的脑洞,叶少侠顺利把小傅带走了,先找个地方把分化时伴随而来的强烈发情期度过去再说。但这时叶开不会标记他,因为小傅刚刚分化,心理上还不稳定,可能一时半会儿都没法接受这个现实,再说头脑现在也不清醒,叶开不会趁人之危。

就算小傅现在神志不清求他标记,叶开都不会做。他肯定要等小傅安全度过这次,清醒认识到情况了,心理稳定了,可以接受了,那时再在傅红雪的心甘情愿下完成标记。

但是应该可以做一次?不然首次发情太强烈了,不一定熬的过去(快别扯淡了)。那就是这样,叶开看他实在痛苦,于心不忍,两个人虽然做了,但并没有标记。

而且后续的话,傅红雪在这么多人面前分化,他是坤泽的消息肯定藏不住了,很快就会为整个江湖知晓。那么他复仇的路就会更加艰难,不但有正常的阻挠,还会有龌龊的恶意,这样也许叶开就不得不提前说出真相。

他不能再让傅红雪一个人在明面上承担火力了。

这样也许整个进程都改变了耶!故事进行到一半,叶开就把身世说了,然后是什么!

携手成亲!!!



【补充】科学合理的扯淡

小傅在白云山庄突然分化,叶少侠当然很吃惊啊,因为他没想到傅红雪分化居然这么晚,而他在十四五岁时候就已经分化成天乾了。他以前在小傅身上感知不到信息素的味道,一直默认小傅是中庸。

白云山庄这段,虽然傅红雪一走进来,叶开就知道他是来杀人的,但他默许了(原著说的很明确,他不但没有阻止,而且还冷冷的告诉丁灵琳,傅红雪要杀人绝没有人拦得住),因为他对傅红雪有信心,对自己也有信心。

但他没想到小傅杀错了人,刺激这么大,更没想到小傅突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分化了,而且还是个坤泽,这个事态是他始料未及的。

但是不管怎么样,叶开都会保证傅红雪的安全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




第三发

😂是不是觉得刚才那个脑洞里路少侠的形象不太好?

其实没什么,路小佳的立场是丁家,又不是傅红雪。而且从原著中薛果那段看,路小佳想杀傅红雪的时候,并不在乎是不是趁人之危,只考虑是不是最佳时机。当时如果叶开不来,傅红雪也许就死了。

当然,如果觉得从cp的角度来说不喜欢,也可以这样:

叶开此时丝毫没了平日微笑散漫模样,很快就已决定最好的方法是先带傅红雪离开这里。他抱起发抖的少年,身形一掠已至门口,却被人挡住了。

是路小佳。

叶开面上镇定,精神却紧绷起来,他冷冷盯着路小佳,已在考虑那把没有剑鞘的剑拔出来到底有多快。即使他能够取胜,但任何的拖延对现在的傅红雪来说无疑都十分不利,叶开破天荒竟有些心急。

路小佳只淡淡看了他怀中半昏迷的傅红雪一眼,“你可以赶快带着他走,这里我来帮你应付。”

叶开心中惊异,现在却由不得他多想,只微微点头表示了感谢,迅速便没了影踪。

傅红雪已经等不起了。





第二发

接着昨天那个突然分化的脑洞

白云山庄一片混乱,傅红雪刚杀了袁秋云,本就有人想找他寻仇,而且弥漫开的血腥气虽浓,坤泽分化的气味却更浓,在场大多是武林高手,又以天乾居多,场面眼看近乎失控。

这时候叶开面临着什么情况?

叶开平时虽然不怕任何高手,但他现在还得保护一个丧失战力的傅红雪,无疑要更加小心谨慎。他不仅得先威慑警告蠢蠢欲动的江湖人士,还得提防着路小佳发难(因为傅红雪杀了袁秋云,路小佳已经确定傅红雪的复仇对象是十八年前的所有人,那么如果要杀了傅红雪,此时无疑是最佳时机),同时还得使劲克制自身天性,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天乾。

😂是不是很狗血?

反正叶少侠轻功极好,那抄起人就跑呗

真诚祈愿

如果我的关注列表里有一个我这样的人,那我天天啥都不写了,就看她每天产粮,开乱七八糟的脑洞,呱唧呱唧扯淡,有时再开开车

躺着吃多舒服啊,请上天赐我一个这样的同好!!!


不过以我的性格,天天看人扯淡表达意见,如果意见一致还好说,意见不一致怕是要和她battle😂😂

因为我本质也是一个强势的、很有自己看法的人,而且有点固执。




突然分化那个梗本来准备写出来,写了个开头又不想干了

天天写写写好鸡儿累啊,开开脑洞得了。

虽然北极冷西皮并不在乎热度,但是如果热度比起以前越来越低,还是会怀疑自己越写越差了😂😂